主页 > 教育咨询 >

直升机撒钱,不如让税务局放假

      近日,经济学家宋国青说:“发钱就能把需求提升上去,在日本、在欧洲、在中国都没有问题。在哪儿都一样,什么时候发钱都有用,这个没有任何疑问。有人认为发钱没用,我特别乐意提供这样的实验,钱多了怎么会没用呢?比如,想让民众花100块钱,发100块钱给民众,民众可能存80块钱。如果发500块钱,他就可能存400块钱,还剩100块。”宋国青在谈到日本政府的杠杆率时说,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税务局放假10年,不收税,一下就把政府杠杆率提高了,自然把企业杠杆率降下来了。宋国青是以开玩笑的姿态来谈税务局放假,且针对的是杠杆率问题,但他说的这个办法还是真的不错。当然啦,有不少专家说,让税务局放假,庞大的财政支出怎么维持?
 
  在中国,让税务局放假10年显然不可能,但能否每年放几个月假呢?税务局少去骚扰企业、个人,少收税,让人们的生产潜能发挥出来,效率提高,这才是真实地增加需求。人们能生产出适销的产品来为他们的效用满足进行支付,才是需求之来源。需求从来不是来源于钞票。钞票主义者应该梦醒了。
 
  好办。以前的改革时代,这个问题是让地方自己去解决。地方为了解决财政难题,自然而然就学会了运用拉弗曲线——降低税率拓宽税源,财政收入反倒更高。部委的官员们容易对拉弗曲线嗤之以鼻。因为部委官员不处在竞争环境中,且只负责花钱不负责考虑税源。
 
  戴盈之曰:“什一,去关市之征,今兹未能。请轻之。以待来年然后已,何如?”孟子曰:“今有人日攘其邻之鸡者,或告之曰:‘是非君子之道。’曰:‘请损之,月攘一鸡,以待来年然后已。’如知其非义,斯速已矣,何待来年?”
 
  孟子的意思说:让税务局放假,马上就行动,别找财政支出重的借口。
 
  平均发钱一向被称为“直升机撒钱”。“直升机撒钱”源自经济学家弗里德曼,他在《最优货币量》中提出:我们假设现在有一天直升机飞过社区并撒下了1000美元,最后被社区内的住民获取了。我们进一步假设所有人都认可这是一次唯独的意外事件,并且不会再发生第二次。弗里德曼认为这能改变人们的预期,刺激需求。
 
  今年以来,直升机撒钱说还真是很风行。北京汇众聚贤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美联储前主席本·伯南克还到处推销“直升机撒钱”。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3月份称赞“直升机撒钱”是有趣的说法,激起轩然大波。欧洲诸国中,对通胀警惕较高的德国,政客们发出了强烈的抗议。
 
  全球宽松货币不仅不见效,还让经济越来越糟糕,但那些信奉宽松货币能刺激需求的人执迷不悔,挖空心思琢磨新的宽松手段,所以“直升机撒钱”才被提出来。但其实无论弗里德曼还是伯南克,都错得很离谱。
 
  比“直升机撒钱”更直接的办法,是在每张钞票上都乘以一个数,那是最均匀的撒钱方式。但很明显,在每张钞票上都乘以一个数等于什么都没改变,所以,它是一个“普乘悖论”。
 
  为什么宽松货币不仅没用反倒有害?因为“普乘悖论”无人可以违抗。不管以什么方式撒钱,除了造成经济结构扭曲之外,并不会新增一毛钱需求。需求只能来自于人们的供给效率增加。
 
  不过,宋国青的主张和宽松货币的“直升机撒钱”还是区别很大。宋国青并不是主张多印钞票来发给老百姓,而是主张以财政收入来撒钱,这其实是一种退税。退税和印钞撒钱是完全不一样的。退税是让政府减少占有资源,让老百姓多占有资源,这相对于政府撒钱给国企、基建来说,当然是一个改进。
 
  宋国青说,当前财政部增加财政赤字去投资,这跟“直升机撒钱”不一样,现在是把钱撒在那儿不让老百姓捡。
 
  不过,“直升机撒钱”虽然允许老百姓去捡了,是一个改进,但仍然问题重重。因为,既然可以捡“直升机撒钱”,人们为什么还要冒风险投资、努力工作呢?并且,征税有成本,且还扭曲了企业的核算。
 
  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